首页 > 专栏 > 正文

王凯军丨环保回忆录:说服甘海南改行

时间: 2021-06-01 13:12

来源: 绿茵陈

作者: 王凯军

  王凯军老师年少成名,在科研上卓有成就。特别是,他和中国第一代环保工作者一起工作,经历了中国环保重大事件的全过程。

  去年值王凯军老师60岁生日,在弟子们的一再要求下,他开始陆续回顾从业以来的经历和经验,在此基础上,口述了《环保回忆录》。绿茵陈和913工作室等一起,有幸记录整理相关内容。

  厌氧是继水解酸化之后,王凯军老师第二个成功开拓的领域,他在这个领域的工作持续产生着巨大影响。

  上一篇《水解酸化与中科成的起步》发布后,得到各方的支持与关注,现征得王老师同意,挑选厌氧章节中的一个片段,以飨读者。

  背景提要

  当时,王老师已协助山东十方成为在市场份额方面全国第一的厌氧公司,山东十方在工业废水领域已经做了300多个厌氧项目。

  Part.01

  甘海南是谁

  在厌氧产业领域我最终合作的公司主要是十方公司(注:全称为山东十方环保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十方公司到目前为止,建立了将近400个UASB和EGSB反应器的工程,如果说厌氧技术在中国迅速推广得益于山东十方,应该一点也不为过。

  山东十方公司的创始人、董事长是甘海南。甘海南是我在专业上最好的合作伙伴之一,同时也是我的知己和至交好友。在我们在长达二十余年的合作过程中,有许多可以写入教科书的成功合作与创新的范例。

  我见过的人也不少了,甘海南绝对是其中悟性非常高又非常好学的人。同时,他对佛教也有非常深入的研究,从他给自己公司起“十方”和“圆通”这样具有佛学色彩的名字就可看出他的喜好。

  甘海南的自律也让我印象深刻。他原来是一个200多斤的大胖子,居然通过锻炼减肥快一半体重。以至有一次,晓清环保的韩小清见到我说,听说甘海南现在人已经不行了,听说抽大烟了,人消瘦得非常厉害。但其实人家是锻炼减肥。为此我还劝过他:减肥不能过度,过度后可能导致人的抑郁。

  所以我说甘海南的特点是坚韧、好学、有极高的悟性,这是多年交往中我对他的看法。

1622523909847749.png

  早年国外考察合影

  甘海南1997年成立十方环能,以厌氧微生物技术,提供有机废水处理、垃圾处理的无害化解决方案和工程技术服务,经过多年发展,已是国内高浓度有机废水处理市场份额最大的公司之一,也是城乡有机废弃物处理和沼气综合利用方面当仁不让的先行者。

  甘海南的创业历程、每一阶段的发展都与王凯军老师紧密联系,是他的厌氧技术创新、实践的产业抓手之一。2020年2月,北清环能作价3.94亿元通过现金和股票收购十方环能86.34%股权,十方环能被收购后更名为“北控十方(山东)环保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王凯军老师也是此次并购背后的推动者。

  Part.02

  改行,只因环保工程公司的切肤之痛

  通俗说是甘海南改行,其实本质上是说十方公司的转型。

  从“九五”(1996年-2000年)之后,甘海南做淀粉废水厌氧处理项目已大获成功,在全国厌氧行业名声大噪,同时开始考虑涉及到其他有机废水行业,如:畜禽养殖、造纸废水等。

  当时最牛的造纸公司,是一位全国著名的女首富张茵的公司玖龙纸业。张茵找到他要求解决她的企业的问题。

  甘海南就准备做玖龙纸业的废水处理项目。在他做造纸废水项目之前,我没有明确表示同意和反对,而是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我介绍说,北京环科院原总工沈光范推动了内地和我国台湾省环境界的合作,倡导举行了海峡两岸环境技术研讨会,每年轮流在台湾和内地举行。第一届由北京环保所(北京环科院原名)主办。

  在第五届海峡两岸环保领域学术交流活动上,我记得台湾水美公司的一位姓蔡的工程师,在会上发言说“从事造纸废水厌氧处理的经历使我差点丧失半世英名”。为什么?因为造纸废水厌氧处理有硫酸盐问题,当时学术界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我特意跟甘海南说:你要谨慎。

  甘海南从事造纸废水处理后,被我不幸言中,他确实遇到了硫酸盐废水的滑铁卢。

  直到发现问题后,他才找我到东莞玖龙纸业去看,我看了现场的情况,跟他说了一句话:“这很悲壮。”

  项目使用的是十方非常擅长的EGSB工艺(EGSB-膨胀颗粒污泥床是在UASB-上流式厌氧污泥床反应器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第三代厌氧生物反应器),现场为了解决造纸废水特有的硫酸盐问题, 100斤每袋的药剂,工人们一袋一袋地扛着,爬到20米高的反应器塔顶上去往里投加。

  “你愿意卖一辈子糖水,还是过来跟我一起改变世界?”这是1983年乔布斯邀请百事可乐总裁约翰·斯库利到苹果担任CEO时的经典名言。

  回来时,在去机场的路上,我跟甘海南说了类似的话。这也是我那个时期一直考虑的问题,我说,你是要这样一个一个工程不断地搞下去吗?你现在能搞,10年以后,你到40岁以后还能搞得动吗?

  他听了以后,受到很大触动,直到此时,才和我开始一起商量转型。

  十方的转型是因为它有切肤之痛,这个切肤之痛是环保工程公司共通的痛。只做工程,做得再多,也永远是无根的漂泊。更痛的是,做工程项目要垫款,要追着人家要钱,这让当年许多环保公司难以维系。

  2004年左右,甚至更早几年,我国第一代环保工程公司已经有倒闭的,跟“三角债”、工程款的拖欠等不无关系。金源、桑德等比较知名的公司也都面临着发展瓶颈期,所以这时候,我和甘海南探索十方转型,是看到了危机所在,感受到了时代的大势。

  转型第一步就是毅然放弃了 UASB和EGSB工程,十方已经做了300多个项目,彻底放弃,这需要很大的决心。

  Part.03

  学习、思考,寻找蓝海

  就在甘海南面临转型的节骨眼,恰逢中国学德鲁克风潮开始盛行之时(德鲁克2005年去世,他在中国的真正流行是在他去世之后)。为了更好地经营,甘海南邀请我和他一起去建国门附近的光华管理学院(不是北大的光华,是得到德老亲自授权的一个机构) 上德鲁克的课。在这个持续一年的课上,我深受启发。

编辑:王媛媛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artcosmeticc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12博 版权所有